众见网掖在心头的记忆|药鼓、药匙,都是我的传家宝

掖在心头的记忆|药鼓、药匙,都是我的传家宝

  掖在心头的记忆|药鼓、药匙,都是我的传家宝

  (速新闻记者 徐其崇)在宿迁市宿豫区豫新医院全科主治医师韩瑜家里,至今还珍藏着他曾祖父、祖父、父亲曾经使用过的药鼓及药匙。每每看到先辈们留下的这些老物件,韩瑜就会说:“这些东西都是过去中医诊疗文化的缩影,值得永远地珍惜和珍藏。药鼓、药匙,都是我的传家宝。”

  掖在心头的记忆|药鼓、药匙,都是我的传家宝

  药鼓和药匙

  据韩瑜介绍,清朝末年,他的曾祖父16岁时就跟随师父一边行医看病,一边苦读《黄帝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温病条辨》及《针灸大全》等医疗名著。20岁后,他的曾祖父在师傅的教诲下,在针灸方面有所造诣,当时被老百姓称为“神针华佗”。“曾祖父不仅在针灸方面有所造诣,而且他对治疗儿童口疮、耳流脓等方面有特长。”韩瑜曾听祖父说过,治疗这些深处部位的病变,必须使用特殊中医诊疗器具——药鼓。当年,曾祖父花重金买回了一套中医诊疗器具——药鼓与药匙。

  韩瑜说,药鼓是一种古代中药器具,主要用于喷洒草药粉末至口腔、咽喉部及外耳道等较深部位。药鼓由鼓身和细长的鼓杆构成,鼓身为白铜制作,簧片为铜片,杆分2—3节,给药方便,为比较冷僻的中医器具。使用时,按压鼓身,靠簧片的弹力鼓出空气,吹动药剂进入患处。药鼓作为一种中医诊疗器具,现在市面上很少见,它的制作工艺也渐渐失传。

  韩瑜家珍藏的另一种辅助药鼓装入药剂的器具叫药匙,主要用于取用粉末状或小颗粒状固体试剂。此药匙为铜质,分匙身、柄部,两头各一个勺,一大一小,可根据用药剂量来选择使用。药匙可将药剂放入药鼓的长嘴端,便于药粉喷入病灶。药匙既起到药末不容易散落的作用,又能精确用药剂量。

  韩瑜的祖父在世时告诉过韩瑜,在抗战期间,曾祖父曾用这套器具为军马治过病。后来,韩瑜的曾祖父临终前将这套中医诊疗器具传给了其祖父。其祖父韩修龙在曾祖父的影响下,师从上海名中医,后来成为皂河镇德高望重的名医。祖父在世时,常和韩瑜讲他抗击疟疾的故事。1961年,当时的皂河地区缺医少药,很多村民都患上了疟疾,祖父将中草药煎好以后,送到各家各户。但熬好的草药不易保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更好地为村民治疗疟疾,祖父自制了“疟疾丸”,再配合针灸治疗,使皂河地区的疟疾因此得到了有效控制。此方法后来在周边地区得到了广泛推广。

  据介绍,当时制成药丸时,药匙可派上大用场了。将中药研成粉末之后,必须按克数来称量,放多了会有副作用,放少了达不到治疗效果,有了药匙就方便多了。由于韩瑜的祖父抗疟成绩卓著,被原宿迁县人民委员会评为全县“二等模范医生”。

  后来,韩瑜的祖父年纪大了,又将这套中医器具传给了韩瑜的父亲韩道德。韩道德是一名村医,现在皂河镇新农居委会卫生室工作。祖父在世时,时常告诫韩瑜的父亲,医者不仅要有精湛的医术,还要有一颗悬壶济世的仁者之心。韩瑜在父亲的潜移默化下,也选择了学医。

  掖在心头的记忆|药鼓、药匙,都是我的传家宝

  父子俩双双入选“感动宿迁”人物

  第七届“感动宿迁”人物评选活动于2019年6月启动,经过群众推举和公众投票,韩瑜和父亲韩道德双双入选“感动宿迁”人物。现在,韩瑜的父亲快退休了,又将这套器具传给了韩瑜。韩瑜说,这套中医器具虽然现在已经用不上了,但悬壶济世的精神却在他家继续传承。

  责任编辑 王靓 高宏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众见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掖在心头的记忆|药鼓、药匙,都是我的传家宝https://www.51zhongjian.com/news/343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