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音造势-737-MAX复飞

  20个月的停飞之后,波音737 MAX终于重返蓝天——在美国航空的配合下,一架737 MAX搭载众多媒体记者完成其首次载客复飞测试。在正式的商业复飞之前,波音造势之意已经显而易见,安全可靠是其想要传递出的最直接的信号。当地时间12月2日,在众多媒体记者的见证之下,一架波音737 MAX从美国达拉斯起飞,45分钟后抵达位于俄克拉何马州塔尔萨的美航客机维护中心。而这也是737 MAX在禁飞令之后首次进行的除搭载监管机构及波音工作人员以外人员的飞行任务。

  美国航空愿意配合波音。据了解,这架航班上搭乘了来自多家媒体的记者以及美国航空职员等大约90人,其中便涵盖了一名路透社的记者。这名记者称,当天飞机上的人们情绪都有些低落,飞机着陆前一些乘客终于开始聊了起来,随即响起了掌声。而在客机维护中心内,美国航空人员也向媒体介绍他们依据美国联邦航空局的要求所做的调整。

  按照计划,美国航空将从12月29日开始使用波音737 MAX客机每天执飞一轮往返纽约和迈阿密的航班,由此美国航空也将成为该机型2019年3月停飞以来,首个复飞这一机型的民航运营商。而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美国西南航空公司分别计划在2021年一季度、二季度恢复使用该机型。

  路透社也援引业内人士的话报道,波音将为737 MAX复飞展开密集的公关宣传。一名波音发言人说:"我们一如既往,在与全球监管机构和客户紧密配合,希望让737 MAX机队安全重返商业运营。"对于复飞的其他安排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波音,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737 MAX的复飞来之不易。作为波音曾经最畅销的机型,因为5个月内的接连两起坠机事故并造成346人死亡后,该机型于去年3月遭遇全球禁飞,甚至一度被称为"死亡机型"。在空难之前,米伦伯格作为波音历史上的第10任首席执行官在2019年1月底宣布了波音历史最佳业绩,甚至一度被美国《航空周刊》评选为年度人物,但空难过后,一切都变了。遇难者家属诉诸法庭,美国国会和联邦调查局展开调查,737 MAX停产,2019年圣诞节前,米伦伯格引咎辞职。

  今年1月初,波音62岁的董事长戴维·卡尔霍恩出任首席执行官,重整旗鼓。在过去这段时间,波音始终没有放弃对软件的更新以及带有升级软件的737 MAX机型试飞,直到今年11月18日,波音737 MAX才正式获得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的复飞批准,不过FAA也提到,批准波音737 MAX飞机的使用不意味着其可以马上重返天空,首先应审查飞行员培训计划。此外,航空公司应为停飞已久的737 MAX飞机恢复飞行进行必要的技术准备。

  此外,波音民用飞机集团市场营销中国区总经理韦力也提到,波音一直在与全球范围内的民航监管局方面紧密合作,积极配合各国民航局在技术方面提出的疑问及要求,但复飞暂无具体时间表,最终由各国民航机构决定。

  波音终于在737 MAX的问题上翻身,但外界可能并不太愿意对此买账,尤其是曾经空难遇难者的家属。英国公民齐波拉·库里亚的父亲死于上述空难。她认为波音和FAA应该向公众展示相关文件,说明他们做了哪些修订,737 MAX又是如何通过测试的。她对美联社说:"我认为波音在利用媒体获得公众信任,而非依靠自己赢得信任。美联航和波音更关注的是利润和企业利益,而不是消费者的人身安全。"

  在空难和利益之间,波音确实理亏。今年1月,波音公司出现了22年来的首次亏损,737 MAX危机就是主要原因之一。数据显示,2019年四季度波音公司净亏损10.10亿美元,2019财年净亏损6.36亿美元。根据财报,2019年波音737 MAX的全球停飞成本达到146亿美元,由于需要冻结和缓慢重启飞机生产,到2020年还将增加40亿美元的费用,所以737 MAX的停飞成本总计达到186亿美元。

  不巧的是,今年疫情突袭,航空业又成了重灾区,波音再受一击。上个月,波音还表示,该公司在10月只交付了13架商用飞机。此外,不仅没有接到任何商业飞机的新订单,还又取消了12份现有的737 MAX订单。数据显示,2020年迄今,波音公司已取消了460份订单,该公司还将另外846份订单归类为"存在不确定性而无法计入订单统计"。而几乎所有被取消或存在不确定性的订单,都与737 MAX飞机有关。

  北京商报记者 杨月涵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众见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波音造势-737-MAX复飞http://www.51zhongjian.com/question/345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