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见网广州银行IPO遇波折:盈利能力下行、不良上升,问题不断

广州银行IPO遇波折:盈利能力下行、不良上升,问题不断

  近日,广州银行IPO进程有所更新。11月27日,广州银行IPO获证监会反馈。据了解,证监会对该行提出了51个问题,涉及信息披露、财务会计、股权变动等方面,要求在30日内进行回复。

  

  证监会要求广州银行补充说明,历史上代持事项发生的原因,清理是否合规,目前股权中是否尚存在信托、委托代持等名义股东与实际股东不一致的情形,是否存在股权权属不清等潜在纠纷,是否存在对赌等特殊协议或利益安排的情形。

  广州金控持股42.3%

  广州银行招股书显示,该行的控股股东为广州金控及其控制的广永国资。除了广州金控、广永国资,持有该行发行前5%及以上股份的其他股东还包括南方电网、南航集团和金骏投资。

  此前的2012年,广州银行前三大股东分别为广州国际控股集团(已更名为广州金融控股集团,即广州金控)及其控制的广州广永和广永经贸(广永国资),持股比例分别为63.99%、26.16%、1.89%,合计持股比例超过90%。

  2016年10月,广州银行联合其大股东广州金控启动了股权优化工作,通过增资扩股50亿股,以及结合广州金控同步转让14.93亿股公司股权,引入南方电网、南航集团等7家战略投资者。

  截至目前,广州金控直接持有广州银行股份22.58%,通过广永国资持股19.71%;南方电网持股16.94%,南航集团持股12.68%,广州金骏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持股7.58%。其中,广州金控合计持股42.3%,为该行控股股东。

  

  贝多财经发现,广州银行的高管中,仅有副行长李亚光、非执行董事薛灼新和赵必伟持有该行股份。其中,赵必伟持股745,075股,薛灼新持股57,941股,李亚光持股57,341股,合计占比为0.07306%。

  

  根据广州银行此前递交的招股书(申报材料),该行拟登录深交所中小板,拟公开发行的股票数量不超过39.25亿股(A股),每股面值1.00元,保荐机构为国泰君安证券。

  招股书显示,广州银行成立于1996年。2009年9月,该行名称获准由“广州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广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即“广州银行”)。当前,该行的注册资本为117.757亿元。

  盈利能力下行

  业绩方面,2017年、2018年与2019年,广州银行的营业收入分别为81.59亿元、109.35亿元、133.79亿元,分别同比增长34.02%、22.35%。以此来看,该行的营收增速略有下降。

  同样的,广州银行的利润增速也有所下滑。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8年与2019年,广州银行的净利润分别为32.20亿元、37.69亿元、43.24亿元,分别同比增加17.05%、14.73%。

  根据招股书,广州银行的营业收入主要来源于利差收入。报告期内,该行利息净收入分别占各期营业收入的93.67%、92.52%和78.06%。广州银行称,利差变化会对该行经营业绩产生直接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广州银行近3年加权平均资产收益率(资本利润率)逐渐下降。其中,归属于股东净利润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在2017、2018年、2019年分别为14.22%、12.23%和11.35%,逼近11%监管红线。

  

  同时,广州银行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均为流出状态。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8年、2019年,广州银行的现金流净额分别为-576.85亿元、-617.38亿元和-189.06亿元。

  资产质量方面,截至2019年末,广州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为1.19%,同比上升0.33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217.30%,同比下降13.96个百分点。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2018年,该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46%、0.86%。

  截至2017年、2018年、2019年末,广州银行的不良贷款合计分别为24.78亿元、20.62亿元和35.18亿元。对于2018年末较2017年末下降的原因,广州银行表示,主要因为该行综合运用核销、转让等方式处置不良贷款。

  广州银行还称,截至2019年末,虽然该行通过核销的方式压降存量的不良贷款,但随着贷款规模增长及经济下行压力增加,该行不良贷款率和不良贷款总额均有所上升,但不良贷款率低于上市城商行的平均水平(1.37%)。

  广州银行称,结合互联网金融快速发展、利率市场化及金融脱媒等诸多行业发展趋势,若该行未能建立持续有效的资本补充机制,未来广州银行的资本充足水平将无法满足战略发展需要和监管要求。

  贷款集中度高

  申报材料还显示,广州银行报告期存在大额的关联交易,关联方关系未完整披露控股股东控制企业情况。对此,证监会要求该行在招股说明书完整披露公司关联方关系、具体内容等。

  据了解,除了广州金控、南航集团、南方电网等股东外,广州银行的关联方包括万联证券、广州农商银行(HK:01551)等。截至2019年末,广州金控在该行的关联方贷款余额为14.32亿元,控制企业贷款余额为3.56亿元,合计占比为0.61%。

  招股书显示,广州银行独立董事在发表关于关联交易的意见时表示,该行的关联交易履行了法定的审议和批准程序,关联交易的审议程序合法合规,且相关交易均属于正常的商业交易行为。

  贝多财经发现,证监会在反馈问题时表示,广州银行最大十家客户贷款集中度较高,2017年还超过监管指标标准。对此,要求广州银行披露前十大客户的主要情况,说明超过相关监管指标标准的原因,是否受到监管处罚等。

  广州银行在招股书中称,截至2019年12月31日,该行向最大单一客户发放的贷款和垫款余额占本行资本净额的6.08%,向最大十家客户发放的贷款和垫款余额占该行资本净额的47.62%,向最大十家客户发放的贷款均为正常类贷款。

  同时,广州银行的还存在贷款行业集中度高的情况。截至2019年末,该行贷款客户主要所处行业为房地产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及批发和零售业,分别占该行公司贷款和垫款总额的25.61%、22.03%和16.71%,合计占该行全部发放贷款和垫款总额的比例为29.90%。

  广州银行称,为控制行业集中度风险,该行通过各项措施改善贷款行业结构,降低系统性风险。但若上述行业出现转型困难、大规模衰退或我国经济发展出现大幅衰退等,将对广州银行的资产质量、经营业绩和财务状况造成不利影响。

  多次被通报批评

  在风险因素章节,广州银行披露了存在操作风险、声誉风险、信息科技风险、合规风险等。其中,操作风险是指由不完善或有问题的内部程序、员工和信息科技系统,以及外部事件所造成损失的风险。

  而在广州银行IPO事宜获证监会反馈前夕的11月23日,广东通信管理局发布的通报显示,广东通信管理局发现疑似存在问题App237款,经核验确定问题App88款。其中,包括广州银行以及该行的关联方广州农商银行。

  根据通报,广州银行信用卡中心旗下“广银信用卡”App存在“未经用户同意收集使用个人信息”、“同意存储权限不同意相机权限无法正常使用更换头像功能”、“隐私政策未发现描述响应时限的条款”等问题。

  广州农商银行存在的问题包括:应用内集成多个可收集个人信息的第三方SDK,但未在隐私政策逐一说明是否向第三方共享信息;App首次运行未弹窗提示用户阅读隐私政策;申请打开可收集个人信息的权限时,未同步告知用户其目的。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表示,将不断加大对App的监督检查力度,并强化对已责令整改或行政处罚的App进行跟踪复测,对问题突出、整改不彻底的App及运营企业,坚决采取下架、停接入、停域名、行政处罚等措施进行严厉处置。

  截至目前,广州银行并未回应被点名一事。但毫无疑问的是,此次被通报存在诸多问题,将对广州银行上市进程有所影响。据了解,广州银行也曾于2019年10月被通报,存在带病提拔等多项问题。

  具体包括:银行综合实力与广州国家重要中心城市定位不相匹配,个别分行服务实体经济、小微企业成效不明显;授信不良资产责任认定与追责管理不到位;组织人事制度执行不严格,存在“带病提拔”等问题。

  撰稿 | 区长

  来源 | 贝多财经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众见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广州银行IPO遇波折:盈利能力下行、不良上升,问题不断http://www.51zhongjian.com/news/354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