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见网主编有态度-海口原市委书记被查次日,司机被留置调查,法纪合力破解“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主编有态度-海口原市委书记被查次日,司机被留置调查,法纪合力破解“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海南省委原常委、海口市委原书记张琦。他被宣布调查后的次日,其司机周某便被留置调查。

  

  △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张茂才。其司机乔立志也因犯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 资料图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了《周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判决书显示:海南省委原常委、海口市委原书记张琦的司机周某因犯利用影响力受贿罪,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并处罚金50万元。

  据该文书披露,在2004年至2017年间,周某担任张琦的司机,与张琦关系密切。其在任职期间,利用张琦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在工程项目招标、土地招拍挂、规划报建等方面为吴某等人提供帮助,单独或伙同他人收受现金共计人民币450万元。

  主编有态度搜索公开报道发现,仅半年时间,就有多名领导司机倒在了腐败的车轮下。

  市委书记被查次日,司机被留置调查

  主编有态度注意到在时任海南省委原常委、海口市委书记的张琦宣布被调查后的次日,周某便被留置调查。

  如今结果公布,也坐实了当时人们对其“狼狈为奸”的猜测。今年7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张琦受贿一案,检方指控,其受贿金额达1.07亿余元,多项指控与其司机周某有关。

  法院审理后认为,周某系张琦身边工作人员,与张琦关系密切,其利用张琦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收受他人人民币450万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周某主动交代司法机关未掌握的利用影响力受贿的犯罪事实,应认定为自首,且认罪认罚,依法可从轻或减轻处罚。最终以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判处周某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并处罚金50万元。

  11月24日上午,广西玉林市原副市长、公安局原局长李庄浩因犯受贿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0万元。

  在该案调查中,其专职司机栗利九涉嫌利用影响力受贿、介绍贿赂案也浮出水面,并被另案处理。据检察院披露,2014年至2018年,栗利九担任玉林市政府原副市长、玉林市公安局原局长李庄浩的专职司机期间,利用其影响力,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在工程项目中为他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收受好处费共计360万元。目前,该案还未宣判。

  今年6月,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张茂才的司机乔立志也因犯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

  据了解,在1992年至2011年期间,张茂才历任山西省新闻出版局副局长、临汾市委书记、运城市委书记、晋城市委书记等职,此19年间,乔立志一直担任张茂才的司机,其在担任司机期间,在工程招投标、个人房屋修缮、私人活动中多次收受他人好处,涉案金额达375万余元。

  官员主动投案多与“特定关系人”有关

  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中国政法大学法学硕士杨洪波表示,其实除了司机这一身份,在近年来查处的职务犯罪案件中,腐败官员也有不少近亲属在其中也扮演了重要角色,乃至秘书、保姆,情妇(夫)都有可能与官员结为“利益共同体”,充当官员腐败的“前哨”、代理人。在法律实践中,这些人一般都称作特定关系人。

  从十九大以来省部级官员主动投案的情况看,多数都是因为“特定关系人”出了问题。除了以上案例,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投案,据报道也和一名女性特定关系人的暴露有关。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铁投案,则与他的弟弟王磊有关。

  主编有态度认为,这些特定关系人与官员非亲即近,有的是官员的配偶、子女,有的是司机、保姆,虽然这些人官职不大、地位不高,但因为左右不离领导干部,领导干部日常事务的处理、协调和衔接,许多都要通过他们之手,个别领导干部甚至连家务也让他们打理,因此,他们在领导干部面前说话办事比其他人管用,正因如此,他们才有了贪污腐化的条件。

  从某种程度看,特定关系人的腐败就是人情腐败。

  山西忻州市一位检察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司机的角度说,司机们和领导长期相处,一些领导干部认为,司机跟随自己多年,彼此性格、习惯都彼此了解,自己在某些方面予以照顾是重感情的表现;当然也有少数领导干部本身不够廉洁,怕司机暴露自己的违纪违法行为,索性大家上一条船。当然也有一些司机瞒着上级领导,利用其权力影响为自己谋取不法利益,比如说,领导专职司机出去找人办事时,受托者常会想:“这是不是领导的意思?我可不敢得罪领导”,“我给司机一些好处,或许他可以帮我给领导吹一吹耳边风”。

  反腐深入推进情况必会有改观

  主编有态度认为,少数干部身居要职,将司机、秘书等公务人员和自己的关系理所当然地视作“主仆关系”,“老爷做派”极易产生麻痹心理,导致腐败案件屡屡发生。从另一方面看,能与领导“融为一体”,帮助领导“牵线搭桥”等因素也让人们将领导司机、秘书视作“肥差”,这一根深蒂固的社会观念也让不少人对这一职位趋之若鹜,于是司机们、秘书们“前腐后继”也就不足为奇。

  其实为了进一步加强领导干部“身边人”的监督管理,不仅刑法中早有规定,今年7月1日起正式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职人员政务处分法》,又进一步完善了公务员、国有企业、事业单位管理人员等的处分制度。

  该法第三十三条明确规定,纵容、默许特定关系人利用本人职权或者职务上的影响谋取私利的。拒不按照规定纠正特定关系人违规任职、兼职或者从事经营活动,且不服从职务调整的,予以撤职。

  第三十四条规定,向公职人员及其特定关系人赠送可能影响公正行使公权力的礼品、礼金、有价证券等财物,或者接受、提供可能影响公正行使公权力的宴请、旅游、健身、娱乐等活动安排,情节较重的,予以警告、记过或者记大过;情节严重的,予以降级或者撤职。

  主编有态度认为,其实很多时候监察部门也并非不了解司机、秘书等特定关系人腐败的情形,只不过查处起来往往要看领导的眼色,担心因此忤逆了领导的权威。相信随着反腐的深入推进,特定关系人腐败的情形必会有所改观。只有领导本身走得正、行得端,依法依规办事,身边人员大抵不会太离谱,这些人员即便走上其他岗位,也往往能胜任工作;反之,听任“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情形延续下去,最终都会在权力的太虚幻境中堕落。

  潇湘晨报特约记者杨晓飞长沙报道

  【来源:潇湘晨报】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

  新闻推荐:

  女纪委书记查院长,竟被院长发展成情妇,每月给1万生活费!

  2017年12月26日,吉林省四平市第四人民医院原院长赵锦钰因受贿272万、行贿24万余元,被公主岭市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8年半。

  记者注意到,他有一名情人,名叫李云新,不但是他的上级领导,还是他的行贿对象。因为早年间的一桩举报案,二人结识。而当赵锦钰和其他女人有暧昧关系时,李云新获得30万元补偿。

  2017年5月,两人同时被双开并移送司法,但目前尚无李云新的公开判决报道。

  

  买表买房又送钱,上级变情人

  2017年5月,四平市纪委对赵锦钰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此时,距离赵锦钰和李云新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谈话刚好过去了4年。

  2013年5月,赵锦钰被人举报。彼时,李云新的职位是四平市卫计委纪委书记。接到举报信后,李云新就找赵锦钰谈话,并从轻处理。为表感谢,他给李云新送了15万。而在李云新的记忆中,“15万元都是百元面值的人民币,用一个深色的布袋装着”。

  记者发现,攀上李云新这棵大树后,赵锦钰并没有浪费。5月底,赵锦钰给李云新买了一块欧米茄手表。7月,赵锦钰又送给李云新15万元让其买房。9月份的时候,李云新装修新房,赵锦钰不仅为其购买了装修材料,还又拿出6.5万元。

  10月,赵锦钰和李云新发展成为情人关系。那一年,李云新44岁,赵锦钰51岁。

  成为情人后,赵锦钰开始每个月给李云新生活费,最初每个月1万元,后来减少至6000元。如此计算,几年来,赵锦钰付出的生活费达26万元之多。

  2014年8月份,赵锦钰花13.5万元给李云新买了一台本田牌杰德轿车。根据李云新的证言,“赵锦钰每年过节都会给我儿子和母亲一些钱,一共能有2万元左右”。

  判决书显示,2014年冬,李云新发现赵锦钰和别人有暧昧关系,自己进而获得30万元补偿金。而在赵锦钰的供述中,对于此事的描述则是,“李云新怀疑我和高某有暧昧关系,高某把李云新打了,我给李云新补偿了30万元。

  2017年3月7日,李云新落马,而此时她的身份已经由市卫计委副主任变成了市民政局党组成员。

  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赵锦钰虽然给了李云新多达93万元,但被认定为行贿金额的只有240110元。那是因为法院认为,赵锦钰送给李云新财物的时间节点应当以2013年10月二人确立非正常两性关系为分界点,在此之前属行贿行为。

  简单来说,李云新在查处举报赵锦钰信件过程中,利用职务之便,对赵锦钰进行庇护,并收受赵锦钰的财物。

  而对于两人确定情人关系之后,因他们已属于同一利益共同体,经济往来属个人感情问题,不应认定为行贿。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众见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主编有态度-海口原市委书记被查次日,司机被留置调查,法纪合力破解“一人得道鸡犬升天”http://www.51zhongjian.com/news/352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