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见网「特写」失去马拉多纳后的首场比赛-那不勒斯的城市葬礼

「特写」失去马拉多纳后的首场比赛-那不勒斯的城市葬礼

  在一代球王马拉多纳去世后,那不勒斯的市民们便陷入了悲伤中难以自拔。但生活终究需要继续,那不勒斯还是在当地时间迎来了失去城市英雄后的首场比赛。

  

  尽管没有官方统计数据,但在那场那不勒斯坐镇主场对阵里耶卡的欧联杯小组赛中,赛前赛后至少有超过2000名球迷出现在圣保罗球场(当然在不久之后,这座球场就将更名为马拉多纳球场)之外,向他们的俱乐部历史最伟大巨星致敬。

  当洛伦佐-因西涅带领着队友们一起身披专属于马拉多纳的10号球衣迈入球场时,场外的球迷们也爆发出了最响亮的歌声,希望他们的英雄能够在天上感受到他们的无限怀念之情。

  “Olé,olè,olè,olè,Diego,Diego!”的喊声如此往复不止。

  与此同时,球迷们还打出了印有“C'è solo un capitano”和“C'è solo un maradona”字样的横幅,意为“只有一个队长”和“只有一个马拉多纳”。

  

  但事实,那不勒斯的这些悼念活动仍然在意大利国内引起了不小争议。受疫情二次爆发影响,那不勒斯所在的坎帕尼亚大区仍然属于“红色”高风险地区。按照政策规定,除非是工作、健康原因或者购买食物(简而言之基本需求)之外,人们不被允许离开自己的家。但如果你是一个那不勒斯人,马拉多纳就是他们的基本需求之一。尤其是当你必须要同他永别的时候。

  当记者从道路一旁观望时,大多数球迷和死忠群体都拥堵在体育场的大门前,但仍然在努力保持着各自之间的距离,尽可能保持对于社交隔离政策的尊重。

  这并不容易,很多人都希望拥抱身边的每一个人。因为他们都感到自己永远地失去了一位亲人,在这种时候他们本应该得到拥抱的权利。

  

  随后一部分球迷来到了城市里的西班牙区的一副有年头的壁画前,悼念他们的传奇。更晚些时候,大多数人又回到了圣保罗体育场前。那不勒斯市长路易吉·德·马吉斯提透露了体育场将在一周内更名的消息,此后也得到了俱乐部主席德劳伦蒂斯的证实。

  作为球员代表的因西涅和俱乐部的传奇球衣管理员Tommaso Starace,一同来到了死忠看台外献花。那不勒斯全队则在《活着就是人生》这首歌的背景音下进行了热身训练。值得一提的是,这首歌和马拉多纳以及那不勒斯都有着联系,在1989年拜仁和那不勒斯的比赛前,马拉多纳就是在这首歌的伴奏下进行了一连串令人赞不绝口的花式颠球秀。

  在当地时间晚上9点,现场球迷再一次长时间集体鼓掌告慰球王。在开球几分钟后,大多数球迷都回到了家中通过电视观看比赛。而在体育场前出现更多空间后,也有人选择在这里踢球或者拍照留念。现场则留下了无数有关马拉多纳的纪念物——围巾、球衣、蜡烛……无一例外都印着马拉多纳的名字和10号。

  

  如果你不在那不勒斯,你很难感受到这种震撼。在圣保罗球场外,你会感觉时间仿佛已经静止。人们不在乎新冠疫情,他们除了这位城市传奇之外什么也不在乎了。尽管马拉多纳被葬在世界的另一端,但他们也出现了他的葬礼。

  一位记者在回家的路上问出租车司机:“马拉多纳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他回答道:“他是一切,他是我的父亲、我的兄弟和我最好的朋友。”

  (Archimonde)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众见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特写」失去马拉多纳后的首场比赛-那不勒斯的城市葬礼http://www.51zhongjian.com/news/351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