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见网华农兄弟与竹鼠的告别式,看哭了上百万网友

华农兄弟与竹鼠的告别式,看哭了上百万网友

  "这只竹鼠打架受伤了,我们把它做成叫花鼠吧。

  这只竹鼠好像中暑了,我们把它做成焖竹鼠吧。

  这只竹鼠可能得了忧郁症,我们把它做成红烧竹鼠吧。

  这只竹鼠吃的太多了,我养不起它,还不如把它做成烤竹鼠……"

  靠"吃竹鼠的100种理由"两位农村小伙组成的华农兄弟在2018年全网爆红,但在2020年1月17日,春节前最后一餐竹鼠全宴之后,竹鼠便在华农兄弟的镜头中消失了……

  

  2020年9月16日,竹鼠消失243天后,华农兄弟再次走入竹鼠棚,只不过这次棚里没有"中暑的竹鼠",只有刘苏良拿着的一大兜竹鼠公仔和满屏的"泪目"。

  

  华农兄弟,刘苏良负责出镜,胡跃清负责视频拍摄、剪辑与运营。

  今年7月蓝鲸财经曾经电话采访了华农兄弟刘苏良,当时他告诉蓝鲸记者:"疫情一开始我们就没有让竹鼠上过镜"。竹鼠养不成了,他开始寻找下一个养殖项目,"自媒体这一块的话肯定不稳定,还要找个养殖项目来做一下的。"

  华农兄弟与竹鼠的告别式

  "好久没看过竹鼠棚了,带大家看一下,再喂一下香猪"

  9月16日中午11:30,华农兄弟发布了自己最新一则短视频,标题中的"竹鼠"二字让不少网友惊喜,因为疫情大家已经太久没再看到那些"容易中暑"的小家伙。

  负责出镜的小伙叫刘苏良,但大家更喜欢称呼他为"村霸",在视频里他总是理直气壮地在兄弟家的菜地里"无情采摘",然后丢下一句:"这么多他也吃不完,帮他吃一点。"

  刘苏良背着一大兜玩偶来到了空荡荡的竹鼠棚,据他介绍这间竹鼠棚中的竹鼠池刚做没多久,还很新,"很漂亮",他一如既往地用"漂亮"形容一切事物。

  在今年7月的采访中,刘苏良曾告诉记者,由于疫情他已经有序地将竹鼠放归竹林。

  2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相关决定,全面禁食陆生野生动物,包括人工繁育和饲养的品种。5月29日农业农村部公布经国务院批准的《国家畜禽遗传资源目录》,首次明确了33种家养畜禽种类,竹鼠不在其列。

  由于长时间没人打扫,竹鼠池中积了不少灰,"以前每天都扫,现在不用扫了,"刘苏良说。

  简单打扫后,他从塑料袋中拿出一只竹鼠玩偶放进竹鼠池,嘴里说着跟以前一样的"好漂亮哦",但是感觉完全不一样了。他还开玩笑地问大家:"像不像真的?呵……""你看,习不习惯,这样放下去很可爱哦,就是不会动的 ……"

  不知是出于当下好玩,还是原本就设计好的"仪式感",刘苏良将竹鼠玩偶在竹鼠池中摆成一排,然后对着它们自言自语:"要是竹鼠有那么听话就好了。"

  据刘苏良透露,竹鼠池打算明天就拆掉,"不用了,也用不上了,"未来这里还要用来养其他东西。

  这则视频看起来像华农兄弟与竹鼠的告别式,一曲带着苦笑的田园牧歌。

  竹鼠没了,华农兄弟变了吗

  在失去竹鼠的243天里,华农兄弟并没有停止视频的更新,反而做得风生水起。

  打开B站,不仅有村霸的小号,摄影小哥的小号,还有华农弟弟的号金洋兄弟,视频中出现的人也不再只是村霸刘苏良,他们的女儿家人也成为视频中的熟脸,不夸张地说:一个华农宇宙正在形成。

  

  竹鼠消失后,华农兄弟的内容也仿佛打开了另一扇门。视频里小动物的种类越来越多,不仅有家中的小土狗、小香猪,还有邻居家的羊、蜜蜂……活动也不再局限于吃竹鼠,开始转向犁田、钓鱼、泡酒……依旧向大家展示着真实又陌生的乡村生活。

  华农兄弟的更新时间并不固定,但却很频繁,几乎每周都有超过10分钟的视频上线。刘苏良告诉蓝鲸记者,他们并没有给自己制定更新规则,"忙的时候就不更新,不忙的时候就多拍点。"

  刘苏良镜头感很好,一般都是一条过,即便已经成为百万粉丝的大V,他们还是保持以前的拍摄习惯,并没有因为关注度上升而过分注重自己镜头前的表现,"还是以前那样一条过,剪辑的话可能要稍微时间长一点。"

  同时,刘苏良坦言即使开始做自媒体,自己依然没有所谓的"选题意识","都是生活类的,哪有什么设计。我还是看到什么拍什么。一年四季都在变化,农村可以拍的还是挺多的。"

  "没想过会红这么久,做自媒体还是不稳定"

  通过"吃竹鼠"爆红这件事对刘苏良来说是个意外。2018年9月,他们每天都要接待一拨拨好奇的来访者,总计上百人。

  好在这些突然涌入的"好奇心"并未对他造成困扰,"他们来到我们那边,就是有养殖场他们就进去看一下,竹鼠玩一下,而且大部分都是当天来,当天就走了。我们其实没什么压力。"

  除了这些短暂的外来者,刘苏良在村子中的生活依然如故,因为"红"这件事只发生在遥远的互联网上,"我们住在山里面,好多都是留守儿童,跟外界除了用手机偶尔看一下,大部分都不怎么了解。"甚至刘苏良本人都对于自媒体保持着一定的警惕,即使在最红的时候他也从未想过"all in"。

  "做养殖的话还好,怎么说呢,比较踏实一点。自媒体这一块的话比较不稳定,风肯定是会过去的,我从来没有认为这是一件长久的事儿,也没想过这么长时间大家还在关注我们,"即使到今天刘苏良依然认为自己能火是碰巧。

  渐渐地互联网上农业和乡村主题的博主越来越多,甚至刘苏良身边也有不少人开始做自媒体,但他依然没什么"危机感",他没怎么在意过自己的模仿者,最多偶尔看一下网友的评价,"比我们优秀的不知道有多少,超不超越应该没什么吧,反正踏踏实实做好自己就行了,"刘苏良告诉蓝鲸记者。

  对于互联网上的发生的新变化,刘苏良的态度也是随遇而安。好多人跟他说过李佳琦,让他也开始搞直播带货,但直到疫情发生他们才把这件事提上日程,"我可没想过要当李佳琦,只是像之前疫情那么严重,好多蜂蜜、香菇都卖不出去,所以我们帮大家卖卖农产品。农户能增加点收益,这样还是挺好的吧?"刘苏良说。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众见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华农兄弟与竹鼠的告别式,看哭了上百万网友http://www.51zhongjian.com/news/349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