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见网玻璃晴朗,橘子辉煌,愿你有灯火通明的圣诞节

玻璃晴朗,橘子辉煌,愿你有灯火通明的圣诞节

  玻璃晴朗,橘子辉煌——————诗人,北岛 《过节》

  每到12月快到圣诞节的时候,就容易耳边响起陈奕迅的《圣诞结》,这样己经持续快10年,而且每次都是从一句“我住的城市从不下雪”开始。虽然后来,我已经在每年冬天都会下雪的北方生活了七八年。

  

  北岛的这一首《过节》也可以摘出几句来看看。

  “所有钟表,停止在无梦的时刻”像是在说,只有有梦,时间才有意义,没有梦的时刻,钟表也可以停止

  “丰收聚敛着,田野死后的笑容”,一波丰收就意味着那一波田野的完成,就好像一个轮回过去,上一个轮回的田野已经死去。

  “玻璃晴朗,桔子辉煌”在诗的末尾,像是在说,一个辉煌的时刻,不仅有那辉煌,还有背后逝去的一切,但是既然眼前是晴朗的,就且晴朗着吧。

  关联着诗题目来看,或许是在暗讽节日背后的某些丧失,北岛的诗歌创作开始于十年动乱后期,那一时代的年轻人经历了从迷惘到觉醒到寻找方向,十年动乱的荒诞现实,造成了北岛独特的“冷抒情”的方式,出奇的冷静和深刻的思辨性,所以会在繁华的背后看到时光的消逝和未来的迷茫,或许每个出奇冷静的人,也会有同样的思辨性吧。

  

  再说回《圣诞结》这首歌,就似乎不一样了,眼前“霓虹扫过喧哗的街”,但是“把快乐赶得好远”,因为“落单的恋人最怕过节”,于是“只能独自庆祝尽量喝醉”,是为什么呢,因为“我爱过的人没有一个留在身边 ”,但是这的确是一个需要有爱的节日啊,也写了卡片但是不知道能寄给谁。

  这么说来,这快10年里的圣诞节,或许有8年我都是这样过来的,或许即使节日里有爱人在身边,但是生命底色是悲凉的人,也都会在看到繁华的时候想到这背后的丧失吧。

  

  后来90年代之后的歌曲和作品,因为没有悲凉的底色,因为时代的本身就是新时代,更多的都是聚焦在自身的情绪、行为和自身处在环境之中的感触,虽然人可以大体分为冷静和非冷静,但是后来年代的我们,永远无法感同身受一些悲凉,要是过于悲凉,就显得无病呻吟了。

  也或者人都会在某两个极端里徘徊,时而看悲伤的时候快乐豁达,时而看热闹欢快的时候悲观难调,这或许是我们生而为人都避免不了的吧,在这些徘徊的过程中,渐渐找到自己的平衡做出自己的选择,就像北岛在最后也看到希望了一样,于是灯火通明,愿今年的圣诞节也可以灯火通明。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众见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玻璃晴朗,橘子辉煌,愿你有灯火通明的圣诞节http://www.51zhongjian.com/news/34392.html